關于好記者講好故事演講稿三篇

故事 時間:2020-02-29 我要投稿
【www.zvobng.live - 故事】

好記者講好故事演講稿 篇1

  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關于敬業與家業的三個小故事。

  其一,我和菜販的故事。

  時光回到1996年。那是一個滴水成冰的冬日,為了解城市賣菜人的生活狀況,我,一個剛工作的小女孩,獨自一人跟著陌生的菜販,深夜去批發市場購菜、白天又到農貿市場賣菜,從前一天的晚上一直跟到第二天下午,通宵未眠!

  辛勞之余,一個溫暖的細節,至今印在我腦海:那天凌晨,剛剛還在為一毛兩毛精打細算的菜販在忙碌了一夜之后,熱情地邀我在小攤上吃了一頓熱乎乎的青菜面,我搶著去付錢,他卻立刻跟我翻了臉:“你瞧不起人?”

  那一刻,平凡的人給我最深的感動!帶著情感一揮而就的《與菜販馮學至同行一晝夜》,讓我在工作的第一年即收獲了江蘇省好新聞一等獎。18年過去了,我還在路上,始終關注百姓的冷暖,努力打撈沉沒的聲音,成為我矢志不渝的追求。

  其二,我和縣長的故事。

  2007年的一天,我正在省環保廳采訪,偶然聽說廳長要去省監察廳,對治污不力的灌南縣長進行“聯合約談”。 我立刻斷定這是條“鮮活好魚”,就自己跑到廳長辦公室,死磨硬纏獲得了獨家采訪的機會。

  “問責政府現場直擊”見報后,在全省激起強烈反響。被問責的陳縣長此后被調任巿環保局局長。不少人戲稱我“一篇報道挑落了一個縣長”。3年后,“不打不成交”的陳局長在接受本報回訪時這樣說道,“問責的具體日期我現在都還記得很清楚”,他更發自內心地說,發展經濟一定不能給當地留下污染的爛攤子。這樣的轉變,何嘗不是對新聞價值的最好肯定?

  直面熱點,直擊痛點。回望近20年職業生涯,最讓我滿足的,是自己的纖弱之筆,能夠擔當記者的應有之責,推動社會的點滴進步!

  其三,我和孩子的故事。

  面對6歲的女兒,我常常感到"愛不夠”的歉疚。因為她,可以說是我歷經磨難才得來的。

  永遠不會忘記!2002年5月31日。那天,我已懷有84天的身孕。一大早,我趕到江浦的江灘上去采訪,鄉間小道,一路顛簸,采訪結束,我發現自己流血了……而這一次失去孩子,帶來此后多次懷孕不順,成為我人生最深的痛。

  一年后,我準備再次懷孕,醫生卻給出了這樣的診斷:“因上次流產損傷嚴重,可能懷不上了”,頃刻間如五雷轟頂,短短幾天,我的雙鬢竟然長出了白發!

  意外的是,在悲傷焦灼中,我卻懷上了。然而,快七個月時,這個讓我滿懷期待的孩子忽然早產了,我哭著請醫生不惜一切代價搶救,但最終孩子仍離我而去……

  兩年后,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的我又痛苦地遭遇了第三次懷孕失敗。

  那些年,領導同事都勸我多注意休息,但對新聞事業的摯愛卻讓我不愿懈怠:我一邊堅持繁忙的工作,一邊擠出時間看中醫,天天喝苦澀的中藥,常常背著醫院代煎的藥包去出差……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2008年,距離我第一次流產6年之后,我以躺在床上8個月為代價,才換來了這個心肝寶貝。

  孩子出生的剎那,我發誓一定要將全部心力撲在她身上,但很快我就食言了。女兒出生6年來,我6次獲得省級好新聞一等獎。榮譽背后,是我常常工作到女兒熟睡的深夜。一天,我晚上8點多回到家中,女兒驚喜地撲上來,“媽媽,你怎么回來得這么早啊!”

  此愛綿綿,此憾千千。雖不能常伴左右,乖巧的女兒還是給了我最好的回報。此刻,我的腦中映現出這樣一個鏡頭:躺在爸爸懷中撒嬌的女兒,看到床的另一頭故作妒忌的我,特意爬過來悄悄哄我:“媽媽,我不跟你睡一頭,其實是怕爸爸腳臭……”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幸福的味道!

好記者講好故事演講稿 篇2

  接到這次“好記者講好故事”的任務后,我一直在想:今天這個場合我應該講什么樣的故事?“好記者”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標準,但“好故事”應該有一個標準,那就是首先它能感動自己,其次這些故事能夠傳遞一種精神、一種正能量、一種能代表這個時代的東西,我覺得這樣的故事才是“好故事”!

  從業15年,一直工作在新聞一線,接觸了很多人,也看到了許多事,但是真正讓我刻骨銘心的一次采訪是2010年甘肅舟曲的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現場。為期10多天的采訪讓我對生命的價值、人性的力量和媒體人的責任和擔當都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悟。

  2010年8月8號凌晨,舟曲發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,作為甘肅廣電總臺廣播應急報道組成員,我于當天凌晨5點從蘭州出發。到達舟曲后,眼前的景象讓我驚呆了!整個縣城被幾百米寬的泥石流給“豁”開了個大口子,臨河建筑的二樓以下全部被水浸泡,縣城很多街道塞滿了淤泥……

  當天下午,在三眼峪泥石流救援現場,我采訪到了武警舟曲中隊副中隊長王偉。這位后來被評為“感動中國十大人物”的武警軍官全家5口人遇難,這其中就包括他的妻子和腹中還未出生的孩子。當晚那場罕見的山洪泥石流災害襲來時,王偉帶領戰友舍生忘死,第一時間奮力搶救出23名遇險群眾,但是他卻沒能回去看看離他們救援地點僅有500多米的家。我采訪他時,這位七尺男兒幾度哽咽,采訪過程中他接到了陜西老家姐姐的電話。電話中,王偉一直叮囑姐姐,千萬不要讓媽媽知道,能瞞一天是一天。王偉告訴我,父母一直盼著能抱上孫子,妻子懷孕的時候就給孩子做了很多小衣服和虎頭鞋。母親心臟不好,他生怕老人知道后會受不了。王偉說的一句話至今讓我記憶猶新。他說:“當晚泥石流發生前我媳婦打給我的那個電話我沒有接到,這是我終身的遺憾,現在我手機24小時開機,真希望有一天手機會響起來,而電話那頭是我的家人。”說完他擦去眼淚,轉身又鉆進了身后的廢墟。

  事后,我不止一次在想,從人性的角度、從感情的角度出發,如果他撇下正在呼救的鄉親,直接奔回家里救援,畢竟只有500多米,那么被他一趟趟背出來的可能就是他懷孕的妻子、他的岳父岳母。但是短短的500多米,王偉沒有邁出腳步。軍人的職責,讓他義無反顧地先搶救身邊的遇險群眾。當時在現場指揮的甘南支隊的支隊長讓王偉下去休息,王偉說:“隊長,你就讓我在現場參與救援吧,能多救一個老百姓我心里就好受一些……”

  之后兩年我又先后3次采訪了王偉,其中有一次我和王偉一起去舟曲的追思園,1000多名遇難者的名字都刻在一面墻上,王偉妻子的名字在最下面一排,但是字體顏色和別的名字都有些不一樣了。后來我才知道,王偉一有空就來到這里跟妻子說話,不停撫摸妻子的名字。鐵骨錚錚的背后是一份深深的男兒情懷……

  舟曲縣月圓村,這是一個遭受了滅頂之災的村落,整個村莊被泥石流夷為一片平地。全村700多人,算上在外地打工和求學的,總共幸存59人。老黨員何建舟的妻子、兩個孩子以及哥嫂全家共8位親人遇難。他強忍悲痛帶領全村幸存群眾沖上救災第一線。每天老何都玩命地干,把自己累到麻木,累到躺下起不來為止。他說這樣才能暫時忘記失去親人的痛苦。一周后,在村委會的廢墟上,何建舟帶領入黨積極分子火線入黨,面向黨旗莊嚴宣誓時,在場的11名黨員全都淚流滿面,因為他們家家都有親人遇難。在現場我采訪了入黨積極分子李彥平,我問他為什么要入黨?李彥平說:“沒別的,這些老黨員每天干的事我都看在眼里,我想跟著他們干!”沒有什么豪言壯語,但是卻道出了當時老百姓的心聲:“黨員永遠是災區群眾的主心骨!”

  在舟曲,我每天都被人性的光輝所感動,也被各種場景所震撼。在三眼峪,近2萬人的救援場面讓我震撼;在白龍江,爆破堰塞湖升起的巨大水墻讓我震撼;在縣城外,各種救援車輛排了十幾公里的場景讓我震撼。子弟兵的綠色、消防戰士的橙色、防疫人員的白色、特警的黑色、交通警察的藍色,還有國旗、黨旗、軍旗、團旗、黨員的袖章、志愿者的絲帶這些在災區隨處可見的紅色,在這個時候顯得那么鮮艷。在救災現場我看到了從蘭州趕來的回族群眾,也見到了從甘南周邊縣區寺廟里前來救災的藏族僧侶,還有那些每天來回奔波的來自全國各地的志愿者。

  說到志愿者,我給大家講述一個來自重慶的22歲志愿者的故事。在舟曲,有一天已經凌晨1點多了,我寫完稿件去上衛生間,在走廊過道的一個角落里坐著一位瘦弱的小伙子,地上鋪著兩張報紙,他卷著褲管、光著腳在那坐著。直覺告訴我他應該是個志愿者,當我想采訪他時,小伙子很抵觸:“我剛到,什么都沒干,你別采訪我。”我說那你講講你是怎么到舟曲的吧。小伙子告訴我,他來自重慶,是一個汽車廠的裝配工,2008年汶川大地震他要去災區當志愿者,家人極力反對沒有去成。2010年4月玉樹地震,他們的車到西寧又被勸返。小伙子說這次舟曲我一定要去志愿者!他從網上約了7名同伴一同前往舟曲,當車行至四川北部時突遇暴雨,許多道路被沖毀,同行的7人都打了退堂鼓。但是小伙子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:翻山!他走進大山一天一夜,繞過那段被沖毀的道路,然后又搭了6趟順車來到舟曲兩河口鎮。當時因為交通管制,非救援車輛不讓進城,小伙子就硬生生走了17公里走進了舟曲縣城。當晚我見到他時,他因為腳疼得睡不著,所以才坐在那里。聽完他的敘述后,我被深深的震撼了,我們常說80后是垮掉的一代,90后是沒有長大的一代,可我想說的是,80后、90后一樣能挺起中國的脊梁!

  當記者十幾年,地震、滑坡、泥石流、礦難、火災、毒氣泄露、暗訪……這些采訪我都是沖在第一線,常有朋友問我:你哪來那么多的熱情?我覺得,首先我非常感謝記者這個職業,因為它給了我一個平臺去接觸各種各樣的人,他們對生活的感悟,他們生命中的閃光點,都在滋養著我,讓我永遠懷著一顆熱愛生活的心!我很慶幸我生活在這個偉大的時代,我也慶幸我從事了一個我非常摯愛的職業,今后再有任何急難險重的事情發生,我依然會義無反顧地沖上第一線,因為我是一名記者!

好記者講好故事演講稿 篇3

  今天我想講述的是一個普普通通打工者的故事。故事的主人公叫李XX,駐馬店西平縣人,2004年從部隊退伍后到深圳打工當小區保安。今年2月15日,我接到一個采訪任務,要求馬上趕往深圳,當我見到李到信時,我驚呆了,他渾身高度燒傷,正躺在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,與死神做著頑強的搏斗。

  今年2月14日中午,李到信所在小區一棟高層住宅突發火災。警報響起,正在輪休的李到信聽到后,找到一個滅火器迅速趕到火場,在他撞開房門的一瞬間,巨大的氣浪和兇猛的火苗一下子把他掀了起來,又重重地甩在地上,他爬起來再次沖進煙火彌漫的房間,救出了兩名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的業主,并把自己的呼吸器讓給了他們。緊接著,他再次沖進屋內救人,就在這個時候,煤氣罐發生爆炸,他瞬間被淹沒在火海中。

  消息傳到駐馬店,家鄉人民非常關心這位見義勇為的好小伙兒,立即組織人員趕赴深圳協助救治和慰問。在醫院里,主治醫生楊維琦告訴我:“李到信全身重度燒傷面積超過了50%!搶救和治療期間,李到信先后接受了5次大的植皮修復手術,頭腫得像氣球,甚至分不清哪里是鼻子哪里是眼睛!”4月14日凌晨3時,因出現嚴重的并發癥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,年僅31歲的李到信永遠離開了我們……

  那一天,距他突入火海救人整整60天。李到信與死神搏斗的60天里,我們采訪組數次前去探望他。我親眼目睹了他一次次在“鬼門關”前痛苦地掙扎,也看到了他對生存的渴望。

  李到信是兩個孩子的父親,小兒子才1歲,結婚8年,因為外出打工,夫妻聚少離多。出事后,妻子于克敏把孩子抱到李到信病床前,希望他醒來時能看到孩子。在李到信略微清醒的時候,我們問他傷這么重,以后再遇到這種情況還會去救人嗎?他說:“還救。”

  4月29日,英雄魂歸故里。因為我們的報道,整個河南、整個中國都在傳頌他的故事。當載著他骨灰的靈車緩緩駛近家鄉時,數萬人打著“英雄一路走好”的橫幅走上街頭,迎接英雄回家。

飞艇是正规的吗 36选7开奖结果福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股票指数英文 股票开户 西瓜配资 玩呗麻将下载 武汉麻将规则 UU快3 赢现金麻将3把微信红包 期如意期货配资公司 熟客一温州麻将 快3开奖结果河南 可以四个人联机的麻将 *一定牛快3走 快3开奖结果和 股票推荐买入卖出分提成